學校概況
 
校訓標識

【校標說明】

校標內部以略加變形的篆體漢字“師”為主圖案,突出學校的教師教育特色。

圖形端莊典雅、穩重大氣,體現了學校的辦學風格、辦學特色和定位,凸顯了學校數十年辦學的厚重積淀,既表明學校重視優秀文化傳承的繼承和發揚,又蘊含了學校勇于開拓創新之意。

圓形標志是中國大學標志設計的傳統和對大學悠久歷史的繼承和延續。圖案嚴謹穩重、簡潔明快,色彩熱烈典雅。

【校 訓】慎思篤行 博學致新

涵義:《禮記·中庸》十九章有“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辯之,篤行之”句。校訓取其精要,強調:深入、全面地思考,堅持不懈地實踐;廣泛、寬厚地汲取,不斷追求升華和創新。

【大學精神】愛國 奉獻 敬業 自強

“大學精神”是指一所大學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所形成的約束、引領大學行為的核心價值體系,以及體現這種價值體系的獨特氣質。或者說:大學精神是體現大學的智慧、氣度、品格、信念、風范、操守等的核心文化體系。大學精神居于大學辦學思想觀念體系的“核心”和“頂層”,是大學的核心價值和精神支柱,它具有獨特性、導向性、約束性和群體認同性,在大學的發展中發揮著凝聚、激勵、導向、保障和熏陶等重要功能。對大學的思想、觀念、制度、機制、行為等,具有全面統轄的作用和意義。

在千百年來大學演進的過程中,大學精神的內涵不斷明晰、不斷豐富、不斷拓展。現代大學精神的內涵主要包括:人文精神、科學精神、獨立精神和開放精神。

貴州師范大學在七十年的辦學歷程中,經過長期的積淀和闡揚,形成了“愛國、奉獻、敬業、自強”的崇高精神和優良傳統。在學校的不同歷史階段,都有一批典型的代表人物,身體力行、言傳身教,踐行和彰顯“愛國、奉獻、敬業、自強”的精神。

1941年,學校創辦于抗日戰爭的連天烽火中。建校初期,以著名文學家、出版家、新聞教育家謝六逸和著名文學家、翻譯家楊憲益等為代表的一大批愛國師生,為宣傳抗日救亡、爭取民族獨立而奔走疾呼,為培育人才、傳播文明而嘔心瀝血、孜孜不倦。在解放戰爭時期,有積極支持、掩護地下黨活動的校長、數學教育家蕭文燦和一批以學生身份從事革命活動的中共地下黨員,他們團結師生,宣傳革命,抵制反動當局的破壞行徑,為爭取國家的光明前途而斗爭,使貴陽師范學院(貴州師大的前身)成為當時省內惟一未受破壞的大學,完整地交到人民手中。建國后的五六十年代,以項英杰、梁祖蔭、張英駿、王學孟等學者為代表的廣大師生,艱苦奮斗、潛心辦學,為建設社會主義祖國貢獻力量。其間,1958年,中共貴州省委為恢復重建貴州大學,決定在貴陽師范學院內設立“貴州大學”,由貴陽師范學院給予師資、設備等支持。1959年,貴州大學由貴陽師范學院分出,貴陽師范學院抽調40%以上的教師給予支援。改革開放以來,學校先后聚集了著名歷史學家吳雁南、著名地理學家楊明德等老一輩專家和一大批中青年學者,他們潛心育人,嚴謹治學、大膽創新,為培養合格人才、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和科教文化進步積極奉獻。他們中的杰出代表楊明德教授,數十年樂教愛生、敬業奉獻,在教學和科研方面作出過重要貢獻,73歲時在科學考察途中以身殉職。

“愛國、奉獻、敬業、自強”的精神在一代代師大學人的辦學歷程中得以凝煉、熔鑄,在一批批優秀畢業生的創業實踐中得以傳承、光大,在學校培養人才、創新科技、服務社會的工作業績中得以充分體現,成為滋養青年學生健康成長的精神源泉。2001年,學校提出以“愛國、奉獻、敬業、自強”作為學校的“校園精神”。2008年,校黨委通過對學校光榮辦學歷史和優秀學人品質的高度概括和科學總結,決定將“校園精神”上升為“大學精神”,使“愛國、奉獻、敬業、自強”的精神更加鮮明突出、更加具有感召力,成為引領師生艱苦奮斗、篤學精進、承前啟后、繼往開來的崇高核心價值和巨大精神力量。

【關于大學精神與校訓】

大學精神與校訓,二者并行不悖。“校訓”一般是辦學者(學校領導層)對師生特別是學生的學習、品德等方面提出的具體行為要求,具有行為規范作用;而“大學精神”體現的是價值層面的追求,發揮精神核心和激勵引導作用。因此,一般說來,大學精神應當涵蓋校訓的具體內容,而校訓應當體現大學精神的內在要求。大學精神與校訓相輔相成,共同構成學校的價值體系和規范體系,成為學校辦學的精神支柱。

【黔中師大賦】

黔中師大賦

 

國將興必尊師,民欲振必重傅[1]。于是庠序開而黌宇建,學問顯而教化行[2]。然黔中地僻,上下千年,文教待舉久矣;烏蒙天荒,懸隔萬里,榛藪修辟難哉[3]!縱志士竭忠傾力,欲補天缺,尤憾無高師之所設也[4]

及至抗戰軍興,時勢艱難;華胄奮起,期于良才[5]。歲值辛巳之秋,斯校乃立;地擇南明之畔,諸公以聚[6]。旰衣宵食,篳路藍縷;鑄愛國之精魂,揚師道之旌幟[7]。耿耿丹心,燭照天下,騁筆民族之危亡;炯炯慧眼,洞悉邃密,究測群科之精微[8]。天翻地覆,雄師揮鞭南渡,直指云貴;冰消凍釋,黎苗翹首北望,欣迎曙光[9]。師生同心而甘冒斧鉞,團結護校以趨承光明;舉完整之大學,入嶄新之紀元[10]

建國伊始,諸夏憤發而遽興百業;壬辰煩暑,元戎蒞校以指點迷津[11]。然則迭遭運動之干擾,孰料再罹文革之劫難[12]。鄧公復出而力挽狂瀾,神州欣暢而頓起沉疴[13]。鳳凰浴火,更揚凌霄健翮;潛鮫脫困,重振拏云雄心[14]。推進貴州高教,貢獻卓著;更名貴州師大,再握長纓[15]。既入新世紀,又上新臺階:合并理工職院,跨入學科新域;唱響對口支援,攜手山海風流[16]。爭創一流而弘開新宇,省部共建而大展宏圖[17]

縱覽嘉苑,羅列形勝[18]:布三區鼎立之格局,成一校統馭之大象[19]。郁郁乎寶山聳峙,步幽徑以思賢;悠悠乎白云簇擁,立門墻而求是[20]。拓土大學城中,蔚起花溪校區[21]:峰巒崔嵬,丘壑橫翠[22];玉山特立兮居其中,龍文兀傲兮踞其東,鸞鳳翾飛兮棲于南,鹿鳴欣悅兮屏于西[23]。更兼麟德靈秀,草木蔥蔥;復有思雅蜿蜒,清波溶溶[24]。平湖夕照,如镕金之璀璨;繁林曉色,猶輕羅之縹緲[25]。香樟挺拔,植沃壤而沐風雨,盡顯大學精魄;緋櫻絢爛,吮甘露而媲云霞,渲染鸞林神采[26]。洪鐘锽锽,播上庠之金聲;雄鼎沉沉,定泮宮之嚴翼[27]。巍巍乎華宇參差,接天連云;菁菁然文氣氤氳,彌野塞空[28]。鐘靈毓秀,風物怡情悅目,自啟逸興;儒雅溫厚,氣度并蓄兼容,且壯遙襟[29]

既入斯門,能不肅然屏息?又承斯教,自當陶然開懷!歷數名師,伉儷學者成佳話;檢點杏壇,父子專家護新芽[30]。代代學人傳薪繼火,絳帳恩深[31];莘莘學子敦品礪學,尊師情篤。長思立心天地、立命生民;恒念承繼絕學、開張太平[32]。清影與清風齊舞,明心共明月同輝[33]。文史哲教法,輻輳四海衣冠;理工農經管,融會五洲學理[34]。俯仰天地,縱橫中外,學科備而俊才集[35];追蹤前沿,攀越巔峰,責任重且使命新。精研喀斯特,荒嶺石漠重披新綠;神馳跨文化,情境教學獨辟蹊徑[36]。論史近代中亞,鴻篇累累千萬言;窮究馬列經典,旗幟獵獵風云間[37]。弄潮大數據,比肩信息世界之前列;協力大射電,貫通宇宙時空于無窮[38]

傳承文化,培養人才;創新科技,服務社會。為師者鞠躬盡瘁,長歌無悔,吐心血以育芳華;為學者勵節高標,奮志不輟,剖肝膽以報國家[39]。慎思篤行,博學致新;愛國奉獻,敬業自強;灼灼精神,歷歲月之滄桑,不遷不磨;燦燦文華,鑄人生之輝煌,益堅益壯[40]!學府七十余載,峨峨乎大地豐碑,殊勛茂績,功載史卷;桃李三十余萬,翩翩乎長天流霞,韞玉懷珠,光耀華甸[41]。尤喜云霓舒卷,學苑弦歌,聲聞霄漢之上;殊欣時光荏苒,師大血脈,流布薄海之邦[42]。回首前塵,先賢肇奠鴻基,鋪陳錦繡;瞻望未來,后學續寫華篇,演繹風流[43]。新時代呈新氣象,新作為譜新樂章;紅旗指路而壯歌鏗鏘,征帆搏浪而長風浩蕩。秉持立德樹人根本,履踐科教興國大任[44];共赴華夏復興偉業,同圓中國富強夢想!

聯曰:雪涯啟業,寶山承緒,花溪流風,萬世師表傳一脈[45];明德歸仁,箴言達智,懋功致賢,百代弦歌凌九霄[46]

辭曰:師道彌高兮永崇其光,學緣彌深兮永續其芳;江河彌久兮永載其文,山岳彌堅兮永志其昌[47]

 

戊戌正月初八

朱健華重訂于相寶山麓

 

 

注 釋:

[1]《荀子·大略》:“國將興,必貴師而重傅”。

[2]庠(xiánɡ)、序:均指學校。《漢書·儒林傳》:“殷曰庠,周曰序。”黌(hónɡ)宇:校舍。《漢書·儒林傳》:“順帝……乃更修黌宇”。學問:原分別指學習與詢問,后學問聯用,指有系統的知識。《荀子·大略》:“詩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謂學問也。”教化:教育感化。《詩經·周南·關睢·序》:“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

[3]天荒:混沌未開的原始狀態,或荒遠落后的地區。宋·孫光憲《北夢瑣言》卷:“唐荊州衣冠藪澤,每歲解送舉人,多不成名,號曰天荒解。劉蛻舍人以荊解及第,號為‘破天荒’。”懸隔:相距極遠。漢·陳琳《檄吳將校部曲文》:“昔歲軍在漢中,東西懸隔”。榛藪(zhēn sǒu):山林。晉·陸云《榮啟期贊》:“遂放志一丘,滅景榛藪。”修辟:修整開辟。《晉書·苻堅載記》:“田疇修辟,帑藏充盈。”

[4]貴州近代教育起步較晚,至1902年,經維新人士李端棻等的努力,始設師范學堂,但到國立貴陽師院成立前,一直沒有高等師范院校。

[5]軍興:軍事行動開始或戰爭開始。《漢書·雋不疑傳》:“以軍興誅不從命者。”華胄:華夏子孫。魯迅《華蓋集·忽然想到(四)》:“況且我們是神州華胄,敢不‘繩其祖武’么?”胄(zhòu)即后代。《三國志·蜀志·諸葛亮傳》:“將軍既帝室之胄,信義著于四海。”

[6]辛巳:學校前身國立貴陽師范學院建于1941年,干支紀年為辛巳,當年10月24日舉行開學典禮。南明:指南明河。國立貴陽師范學院初建成時,校址在貴陽市南明河畔之雪涯路。

[7]旰(gàn)衣宵食:天不亮就穿衣起床,到夜晚才吃飯,形容辛勤地工作。南朝陳·徐陵《陳文帝哀冊文》:“勤民聽政,旰衣宵食。”篳路藍縷:坐著柴車,穿著破衣服去開辟山路,形容創業艱辛。《左傳·宣公十二年》:“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精魂:精神魂魄。漢·王充《論衡·書虛》:“生任筋力,死用精魂”。師道:求學之道或為師之道。唐·韓愈《師說》:“師道之不傳也久矣。”

[8]燭照:明察,洞悉。明·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丹鉛新錄四·銑鋧》:“必多讀史傳,則此等事自能燭照源流,洞見真妄。”邃密:深邃,精密。宋·朱熹《鵝湖寺和陸子壽》:“舊學商量加邃密,新知培養轉深沉。”群科:各學科。究測:推究觀測。精微:精深微妙。晉·葛洪《抱樸子·自敘》:“洪祖父學無不涉,究測精微,文藝之高,一時莫倫。”

[9]此處指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革命推翻蔣家王朝的統治。毛澤東《七律·人民解放軍解放南京》:“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虎踞龍盤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冰消凍釋:比喻苦難、災禍像冰雪一樣被融化。宋·朱熹《論差役利害狀》:“而此數十年深錮牢結之弊,一旦豁然,冰消凍釋。”黎苗:泛指民眾,此處指貴州各民族同胞。《后漢書·鄧皇后紀》:“損膳解驂,以贍黎苗。”

[10]解放前夕,一批中共地下黨員來到學校,在院長蕭文燦支持下,團結廣大師生,開展爭取民主、保護學校的斗爭,終于使國立貴陽師范學院成為全省唯一未被破壞的大學,完整地交給人民。斧鉞:泛指刑罰、殺戮,此處指解放前夕國民黨當局對革命民主力量的殘酷鎮壓。《左傳·昭公四年》:“王弗聽,負之斧鉞,以徇於諸侯。”新紀元:新的歷史階段的開端,亦指某種具有重大意義的新的開始。

[11]諸夏:即中國,全國。《左傳·閔公元年》:“諸夏親昵,不可棄也。”《注》:“諸夏,中國也。”遽(jù)興:迅速興起。《新唐書·韓思復傳》:“禍難初弭,土木遽興,非憂物恤人所急。”壬辰:指1952年,干支紀年為壬辰。煩暑:指農歷六月,天氣悶熱。明·楊慎《漁家傲》:“六月滇南波漾渚,水云鄉里無煩暑。”元戎:軍隊主帥。《周書·齊煬王憲傳》:“吾以不武,任總元戎,受命安邊,路指幽冀。”此處指賀龍元帥。1952年8月上旬(農歷壬辰六月中旬),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西南軍區司令員賀龍來校視察,強調“發展國民教育,首先得抓住培養教師這個中心環節。”并指示另選校址,建設新師院。于是在貴陽市城東之思賢山、相寶山一帶劃地建校,1953年遷入,是為今日貴州師大之寶山校區。

[12]文革:即1966—1976年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是一場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13]鄧公:即鄧小平,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新中國開國元勛,中國共產黨第二代領導核心。“文革”中遭遇極不公正待遇,被免去一切職務。1977年“文革”結束后恢復原職,故曰“復出”。在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對中國共產黨政策的歷史轉變起了決定性作用,故曰“力挽狂瀾”。欣暢:歡暢。《北史·李元護傳》:“元護為齊州,經拜舊墓,巡省故宅,饗賜村老,莫不欣暢。”起:治愈,拔除。沉疴(kē):重病,老病,借指長期危害社會的弊端。秋瑾《精衛石》第五回:“美雨歐風,頓起沉疴宿疾;發聾振聵,造成兒女英雄。”

[14]傳說鳳凰為人世間幸福的使者,每五百年就要背負人世間的所有仇恨恩怨投身熊熊烈火,以生命和美麗的終結換取人世的祥和與幸福,同時在經受肉體的巨大痛苦后以更美好的軀體而重生。翮(hé):原指粗大的鳥羽的莖,引伸為鳥翼。晉·陶潛《雜詩》之五:“憶我少壯時,無樂自欣豫;猛志逸四海,騫翮思遠翥。”拏(ná):牽引、抉取。唐·李賀《致酒行》:“少年心事當拏云”。喻志向高遠。

[15]學校為貴州高等教育發展作出過重大貢獻:1958年,貴州省委決定以聯合辦學的形式,在貴陽師院內重建貴州大學;1959年,新建的貴州大學分出,貴陽師院抽調42%的優秀教師給予支援;1970—1980年代,省內各地州舉辦“貴陽師范學院大專班”,孕育了各地州師范專科學校;從2001年開始,學校以聯合辦學方式,幫助貴陽、銅仁、安順、畢節、六盤水、黔東南、黔西南7所師專相繼升格為本科院校。長纓:喻制勝優勢、重要的戰略地位。毛澤東《清平樂·六盤山》:“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此言學校于1985年更名貴州師范大學,獲得更為廣闊之發展天地。

[16]2004年,貴州理工職業技術學院并入,學校自此開辦工科,涉足新的學科領域。2006年3月6日,經國務委員陳至立批示,學校被納入教育部“對口支援西部高校計劃”,接受廈門大學的對口支援。山海風流:既指學校舉辦的、以廈門大學教師為主的“山海風流”系列學術講座,也指兩校如山海攜手,共逐風流。

[17]爭創一流:2015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通過《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簡稱“雙一流”建設。省部共建:2016年7月30日,貴州省人民政府與教育部下發共建貴州師范大學的意見。

[18]形勝:謂地理位置優越,亦指景色壯美。《荀子·強國》:“其固塞險,形執便,山林川谷美,天材之利多,是形勝也。”

[19]三區:指寶山、白云、花溪三校區。大象:宏偉壯觀的氣象。《易·乾》:“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疏》:“此大象也”。

[20]郁郁:指樹木茂盛。漢·劉向《九嘆·愍命》:“冥冥深林兮,樹木郁郁。”亦指文采盛美。《論語·八佾》:“周監於二代,郁郁乎文哉!”寶山:指學校寶山校區。校區北境為相寶山,山腰石壁有清人題刻“相寶留云”,山頂平坦如砥,為登臨遠眺絕佳處。思賢:寶山校區東北隅為思賢山,林密徑幽,學生公寓多建于山麓,為讀書思考之佳境。白云:指學校白云校區,為原貴州理工職業技術學院院址,現為學校所屬獨立學院——求是學院所在。門墻:指學術門徑。清·王夫之《張子正蒙注·乾稱下》:“自其說熾傳中國,儒者未容窺圣學門墻,已為引取,淪胥其間,指為大道。”

[21]2009年,貴州省人民政府決定在貴陽市花溪區黨武鄉(今屬貴安新區黨武鎮)建設高校聚集區(今名“貴州大學城”),貴州師大花溪校區即在其中。花溪校區于2011年2月13日舉行開工典禮,4月2日正式動工,2012年9月部分投用,2014年學校主體遷入。蔚起:蓬勃興起。清·王士禛《居易錄談》卷中:“譽麾蔚起,諸生之誦法彌殷矣。”

[22]崔嵬:山勢高峻雄偉。唐·李白《蜀道難》:“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丘壑:山丘和溪谷,泛指山水幽美處。宋·王安石《九井》:“山川在理有崩竭,丘壑自古相盈虛。”橫翠:橫亙眼前的青綠色。宋·陸游《游淳化寺》:“雨過山橫翠,霜新橘弄黃。”

[23]玉山:本指蘊玉之山,借指品德儀容之美。玉山位于花溪校區中心,一峰獨秀,端莊蒼郁,故曰“特立”。宋·歐陽修《〈蘇氏文集〉序》:“其始終自守,不牽世俗趨舍,可謂特立之士也。”龍文:本指駿馬,又喻才華出眾的青年,此處指龍文山,踞花溪校區東隅,上摩青云,下瞰群山,勢若神駿騰躍。兀傲:孤傲不羈。晉·陶潛《飲酒》:“規規一何愚,兀傲差若穎。”鸞鳳:指鳳翔山,在花溪校區西南,清峻秀麗,建有步道及亭臺,為覽勝之佳處。翾(xuān)飛:輕柔地低飛。《楚辭》:“翾飛兮翠曾,展詩兮會舞。”鸞鳳盤旋,喻前途美好。鹿鳴:指鹿鳴山,位于花溪校區西部,取自《詩經·小雅·鹿鳴》,喻學校師生和諧,如沐春風。屏:掩蔽,障衛。《詩經·小雅·桑扈》:“君子樂胥,萬邦之屏。”

[24]麟德:原義指麟德殿,位于唐長安大明宮內,皇帝接待遠人和召見臣僚的宮殿。此處指麟德山,毗鄰花溪校區東大門,周遭有行政樓群、會議中心等,故取其義而名之。思雅:花溪校區北緣為思雅河(原名思丫河)。

[25]平湖:花溪校區東部有湖,波平如鏡,至晴日薄暮,于湖東可觀夕照,燦如镕金,輝耀湖面。繁林:繁茂的樹林。晉·葛洪《抱樸子·博喻》:“繁林翳薈,則羽族云萃。”曉色:拂曉天色,晨曦。唐·虞世南《和鑾輿頓戲下》:“銀書含曉色,金輅轉晨飆。”輕羅:質地輕盈的絲織品。晉·葛洪《抱樸子·博喻》:“故輕羅霧縠,冶服之麗也”。

[26]香樟挺拔:既指校園內香樟成列,更指學校校歌《挺拔的香樟》,2008年5月由學校作家李俊教授與作曲家龍德云教授合作創作,并經學校最終確定為校歌,當年在“首屆中國校歌合唱音樂會”上,獲最佳創作獎。精魄:精神氣魄。明·宋濂《見山樓記》:“濂之學識繆悠,立言無精魄,難以傳遠。”緋櫻:又稱山櫻花,此處泛指櫻花。春季,校園中櫻花爛漫,蔚為壯觀。鸞林:鸞鳥之林,喻人才薈萃之所。北周·庾信《謝滕王集序啟》:“鳳穴歌聲,鸞林舞曲。”

[27]锽锽(huánɡhuánɡ):洪亮的鐘聲。《說文》:“锽,鐘聲也。”上庠:古代大學。《禮記·王制》:“有虞氏養國老于上庠,養庶老于下庠。”金聲:原指鐘聲,也指美好的聲譽。晉·劉琨《勸進表》:“玉質幼彰,金聲夙振。”雄鼎:雄偉的鼎。泮宮:古代的國家高等學校。《禮記·王制》:“大學在郊,天子曰辟雍,諸侯曰泮宮。”嚴翼:威嚴敬慎。《詩·小雅·六月》:“有嚴有翼,共武之服。”

[28]菁菁(jīnɡ jīnɡ):茂盛,繁盛。《詩·小雅·菁菁者莪》:“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氤氳(yīn yūn):云霧或煙氣彌漫狀。《舊唐書·李府傳》:“邃初冥昧,元氣氤氳。”

[29]鐘:凝聚,集中;毓:產生,孕育。鐘靈毓秀即謂聚合天地靈氣,孕育優秀人才。亦指山川秀美,人才輩出。晉·左思《齊都賦》:“幽幽故都,萋萋荒臺,掩沒多少鐘靈毓秀!”逸興:超逸豪放的情緒。唐·李白《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云》:“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覽明月。”遙襟:遠大的抱負和開闊的胸懷。唐·王勃《滕王閣詩序》:“遙襟甫暢,逸興遄飛。”

[30]伉儷(kànɡ lì):夫妻。教師中多夫婦共同從事教學科研且業績卓著者。如楊憲益、戴乃迭夫婦:楊憲益,國際知名學者、文學翻譯家。1940年畢業于牛津大學,攜夫人戴乃迭回國。1941年,楊憲益夫婦到國立貴陽師范學院任教,楊任英語系首任系主任、教授,曾先后將《離騷》、《資治通鑒》、《老殘游記》、《楚辭》、《牡丹亭》、《儒林外史》、《紅樓夢》等譯介到國外。檢點:檢查,查點。宋·辛棄疾《蝶戀花·和楊濟翁韻》:“檢點笙歌多釀酒。”杏壇:泛指講學之所。《莊子·漁父》:“孔子游乎緇帷之林,休坐乎杏壇之上。”父子:此處指教師中多有兩代同門執教者。如項英杰、項昭父女:項英杰,歷史學家,曾任湖北師范學院、貴州大學教授,1953年調任貴陽師范學院教授。一生撰述、翻譯、主編學術論著達550余萬字。其女項昭,數學教育專家,教授,全國高校“教學名師”。又如黃國華、黃威廉父子:黃國華,植物學專家,畢業于日本帝國大學農學部,曾執教中山大學農學院,1941年來校任教。其子黃威廉,植物學家,教授,西南師大客座教授,曾任貴州省科委主任,后辭職回校任教。護新芽:既指黃氏父子均專于植物學科,又喻教師精心呵護、培育青年學生。

[31]絳帳:本指紅色的帷帳。東漢經學家馬融學識高深淵博,常在高堂上設紅色帳幃,為生徒講授。后世用“絳帳授徒”稱美師長教授生徒。唐·韓偓《與吳子華侍郎同年玉堂同直懷恩敘懇因成長句四韻兼呈諸同年》:“絳帳恩深無路報,語余相顧卻酸辛。”

[32]此處化用宋代大儒張載所著《橫渠語錄》中的四句話:“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當代哲學家馮友蘭稱之為“橫渠四句”,作為學者的至高追求。習近平總書記曾多次引用以勉勵學者。開張:開擴,展開。《三國志·蜀志·諸葛亮傳》:“誠宜開張圣聽,以光先帝遺德,不宜妄自菲薄。”

[33]清影:清朗的光影,借指校園中師生氣質高雅、清麗不俗的身影。三國魏·曹植《公宴》詩:“明月澄清影,列宿正參差。”明心:心思清明純正。宋·趙與時《賓退錄》卷一:“學必明心,記問辨說皆余事。”

[34]輻輳:原指車輪的輻條集中于軸心,喻匯聚一處。《淮南子·主術》:“是故群臣輻輳并進,無愚智賢不肖,莫不盡其能。”衣冠:原指士大夫的穿戴,后引伸指文明、學術,借指文明禮教。清·俞正燮《癸巳類稿·誦佛經說下》:“知圣王之道,行於衣冠文物之邦,則不為怪謬之謬,謂三教同源。”

[35]備:完備。《荀子·天論》:“養備而動時,則天不能病。”學校學科專業體系覆蓋哲學、經濟學、法學、教育學、文學、歷史學、理學、工學、農學、管理學、藝術學等11個學科門類。

[36]喀斯特:即巖溶,由亞得里亞海岸的喀斯特(Karst)高地而得名。貴州為全國喀斯特地貌最典型和分布最廣的地區,學校科研人員對此進行了深入而全面的研究,為此成立了“中國南方喀斯特研究院”,建立了“國家喀斯特石漠化防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等平臺,取得了豐碩的理論和應用成果,為喀斯特地區扶貧攻堅、生態建設等作出了重要貢獻。跨文化:即對于與本民族文化有差異或沖突的文化現象、風俗、習慣等有充分正確的認識,并在此基礎上以包容的態度予以接受與適應。學校專家學者在國內率先開展跨文化背景下的教育問題研究。他們還提出了適合民族地區中小學的“情境—問題”教學模式,并在貴州及京、渝、滇、川、蘇、浙、粵、湘等地的一千余所中、小學進行了推廣實驗。

[37]學校歷史學科學者在中國近現代史、中亞史方面的研究成果豐碩,著述宏富,在國內外學界頗有影響。學校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取得了令人矚目的研究成果,成為西南地區第一個馬克思主義理論一級學科博士學位授權點。

[38]大數據:指學校順應大數據產業發展戰略,以大數據和互聯網+技術研發為核心,推動大數據理論研究、技術攻關與行業應用協同發展,為更快發展大數據學科培養高級專門人才。比肩:并列,居同等地位,亦指不甘落后。宋·司馬光《辭知制誥第九狀》:“英俊比肩,舉而用之,無不稱職。”大射電:指建于貴州省平塘縣的世界最大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英文縮寫為FAST。學校積極支持并參與FAST項目建設,成立了“貴州省射電天文數據處理重點實驗室”、“中科院國家天文臺·貴州師范大學天文研究與教育中心”和“貴州省核天體物理與脈沖星大數據運用科技創新團隊科研平臺”,為該項目試運行初期相繼發現9顆脈沖星提供了重要技術支持,故曰“協力大射電”。FAST具有觀測宇宙邊緣的超強能力,故曰“貫通宇宙時空”。

[39]勵節:砥礪節操。勵通礪。《淮南子·修務訓》:“故君子積志委正,以趣明師,勵節亢高,以絕世俗。”高標:清高脫俗的風范。《舊唐書·外戚傳·武攸緒》:“王高標峻尚,雅操孤貞。”亦喻高深的造詣。唐·韓愈《送靈師》詩:“古氣參《彖》《系》,高標摧《太玄》。”奮志:振奮志氣。唐·陸贄《鴻漸賦》:“飛鳴有檢,動靡求棲,游皆遠險,思奮志於寥廓。”

[40]學校以光榮之歷史、優良之傳統,鑄就“愛國、奉獻、敬業、自強”的大學精神,凝煉“慎思篤行,博學致新”的校訓。不遷:不可動搖,不可改變。宋·朱熹《大學章句》:“言明明德、親民,皆當至于至善之地而不遷。”不磨:不可磨滅。《后漢書·南匈奴傳論》:“嗚呼,千里之差,興自毫端,失得之源,百世不磨矣。”文華:文化昌盛。唐·韋應物《寄皎然上人》:“茂苑文華地,流水古僧居。”

[41]殊勛茂績:卓越的功勛業績。《魏書·裴叔業傳》:“殊勛茂績,職爾之由,崇名厚秩,非卿孰賞?”翩翩:形容風度或文采的優美。《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平原君,翩翩濁世之佳公子也。”韞(yùn)玉懷珠:喻深懷才華和美德。晉·陸機《文賦》:“石韞玉而山輝,水懷珠而川媚。”華甸:精華薈聚之區,借指華夏大地。南朝宋·鮑照《侍宴覆舟山》:“明輝爍神都,麗氣冠華甸。”

[42]弦歌:古代傳授《詩》學,配以弦樂歌詠,故稱“弦歌”。亦指禮樂教化、學習誦讀。《孔子家語·在厄》:“孔子愈慷慨講誦,弦歌不衰。”霄漢:超越青云和天河的天空極高處。《后漢書·仲長統傳》:“如是,由可以陵霄漢,出宇宙之外矣。”薄海:泛指海內外廣大地域。宋·陳亮《祭丘宗卿母碩人臧氏文》:“閨閫之懿不出於鄉閭,而足以起薄海之敬。”

[43]前塵:前跡,往事。宋·歐陽修《歸田錄》卷二:“故景仁贈余云‘澹墨題名第一人,孤生何幸繼前塵’也。”肇:開始。《離騷》:“皇覽揆余初度兮,肇錫余以嘉名。”鴻基:雄偉的基業。宋·范仲淹《圣人大寶曰位賦》:“固此鴻基,方君臨於萬國。”華篇:美好的篇章。唐·盧照鄰《樂府雜詩序》:“云飛綺札,代郡接於蒼梧;泉涌華篇,岷波連於碣石。”

[44]履踐:實踐,躬行。漢·班固《白虎通·禮樂》:“禮之為言,履也,可履踐而行。”大任:重任。《孟子·告子下》:“故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45]此為上聯,敘學校辦學始終堅守師道、傳承師道,文華璀璨,文采斐然,文脈永續。雪涯:學校草創之初,建址于貴陽雪涯路。啟業:開創基業。南朝·沈約《梁武帝踐祚與州郡敕》:“故能啟業垂統,光宅區夏”。寶山:指學校遷址寶山校區后的六十余年發展時期。承緒:繼承前人的事業、功業。《晉書·安平王孚傳》:“陛下承緒,遠人率貢”。花溪:即學校開辟花溪校區后新的發展時期。流風:傳承優良風習、傳統。《孟子·公孫丑上》:“其故家遺俗,流風善政,猶有存者。”萬世師表:意思最早見于《三國志·魏志·文帝紀》:“昔仲尼大圣之才,懷帝王之器,……可謂命世之大圣,億載之師表者也。”清朝康熙皇帝為曲阜孔廟大成殿題寫匾額“萬世師表”。此處指傳承千秋的師道、文脈。

[46]此為下聯,言學校致力于培養具備美好德行、宏大智慧、卓越建樹(即“立德、立言、立功”之“三不朽”)的仁者、智者和賢者。明德:光明之德、美德。《史記·五帝本紀》:“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歸仁:趨于“仁”這一最高道德境界。《論語·顏淵》:“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箴言:規諫勸誡之言。《尚書·盤庚上》:“相時憸民,猶胥顧于箴言。”智:智慧。《論語·子罕》:“智者不惑。”懋功:大功勞。《宋書·武帝紀中》:“勛德懋功,未有若此之盛者也。”賢:才德兼備。《墨子·尚賢上》:“列德而尚賢。”

[47]彌:長久,更加。屈原《離騷》:“芳菲菲其彌章。”光:光彩,光榮。《荀子·不茍》:“言己之光美。”芳:本指香草,引申為花草的香味,美好的德行或名聲。《史記·屈原賈生列傳》:“其志潔,故其稱物芳。”文:美,善,亦指文采風華。《禮記·樂記》:“禮減而進,以進為文;樂盈而反,以反為文。”昌:美好,壯麗。《詩經·齊風·猗嗟》:“猗嗟昌兮,頎而長兮。”

 

1分彩